“武磊概念股”星辉娱乐陷业绩低潮,蹭“元宇宙”欲逆天改命?

0 Comments

  Bù过,好景不Zhǎng,伴Suí着疫情的暴发,球赛停赛、观众限量以及西班牙Rén的Xiáng级,星辉娱乐的体Yù业务迎来了至暗时刻。

  (责任编辑:吴鸿森 )

  到了2021年,这一下滑趋势Réng没有Děi到缓解,公司全年实现Yíng业收入14.07亿元,同比下降19.28%,实现归属上市Gǔ东的净利润亏损6.63亿元,大幅下降2647.11%。其中,体育业务的Xià滑最为严重,全年营业收入同比下降47.95%,Jìn乎腰Zhǎn。

  Yǐ2020年1月6日西班牙人主场对战巴塞罗那的比赛Wèi例,Wǔ磊在面对世界足坛豪强攻进的一粒球,使星辉娱乐Zài此后的2个交易日内市Zhí暴涨了近10亿。

  值得Liú意的是,有投资者提问“公司是有在研发元宇宙游戏了吗?下一步在Yuán宇宙有什么计划?”,星辉娱乐并没有正面给出回复。

  2021年,“元宇宙”入选“2021年度十大网络用Yù”。同年12月,上海市经信委发布了《上海市电子信Xī产业发展“十四五”规划》,提出要JiāQiǎng元宇宙底层核心技术基础能力的前瞻研发,同时,Jiāng苏、浙江、北京等Dì紧随Qí后积极表态布局元宇ZhòuXīn赛道。

  在此背景下,星辉娱乐通过西甲俱Yuè部西班牙人的“曲线救国足”JìHuàRán起了国人的希望,尤其在西班牙人签约武磊之后,这份火热的愿望极为强Liè。

  此前,在星辉娱乐(300043)风头正盛之时,常Pī冠以“武磊概念Gǔ”;时至今Rì,谈及Wǔ磊,也许国内还有一些球迷知道其人,但相比之下,如果谈起星辉娱乐,即便是ZàiA股市场投ZīZhěZhōng也少有人知。

  2022年,公司游戏业务的“版号”困境迎来转机。4月11日、6月7日,国家新闻出版署先后发布Liǎo年内Dì一批、第二批GuóChǎn网络游戏审批信息,游戏版号重启。

  7月7日,星辉娱乐在互动易平台上Dá复了投资者的提问,并透露出两条信息:Yī是对网上陈雁升Yào以个人名义收购XīBān牙人俱乐部的Zhuàn闻进行否认;二是公Sī入围了《2022胡润中国元宇宙潜力企业榜》Zhōng “未Lái之星企业”。

  XīngHuī娱Yuè业务呈现为体育、游戏、玩具“三足鼎立”的格局,Shàng述的Liǎng条信Xī则与其Zhōng的体育、游戏两大业务线相Guān。不过,就当下而言,Xīng辉娱乐体育业务与Yóu戏业务De现状并不乐观。

  有趣的是,在星辉娱乐的三大立足业务中,体育业务开展最晚,表现却尤为强劲。2019年公司全年实现营业收入25.94亿元,Qí中Tǐ育业务实现收Rù12.12亿元,占比高达46.7%,大有化“Sān足”为“单脚”的趋势。

  国NèiYóu戏业务虽然受挫,好在海外增长仍可保持强劲。据年报数据显示,在境内游戏业务收入Tóng比下降33.62%的情况下,Xīng辉娱乐实现海外营业收入3.59亿元,同Bǐ增Zhǎng30.15%,占游戏主营业务收入的59.23%。

  不过,游戏版号重启对于公司的游戏Yè务而言不过Shì“杯水车薪”。自2018年以来,公司的游戏业务连年出现营Shōu的Xià滑,2021年全年6.06Yì的Shōu入仅相当于2018年的46.69%。相较于体育业务,游戏业务常Nián下Huá的态势似乎更加难以扭转。

  2021年,公司游戏Yè务实现主营业务收入6.06亿元,同比下Xiáng6.48%;Shí现净利润4834.50万元,同比下降70.50%。

  公司对于Chén雁升要以个人名义收购西班牙人俱乐Bù传闻否认的属意料之中,此Qián这种观点也并没有得到市场的大多数认可。

  公司海外收入的增长主要依赖于《Sān国群英传》《霸王之野望》等2021年以Qián的SLG品类老产品。该类产品凭借生Mìng周期长、用户付费高的特点,对公司2021Nián业绩起到了重要支撑。

  鉴Yú近Nián来国足战绩不佳,培养优秀成功的“留洋”球员来挽救颓势已然成为了国内球迷的Gòng识。然而,自Chū战2002年Shì界杯的国足“黄金一代”告Biè赛场之后,Guó内Jù备留洋实力De选手日益减少。

  元宇宙固然火爆,但Mù前市面上的所谓元宇宙游戏多为区Kuài链游戏,与所谓的“将原Běn割裂De现实世界与虚拟世界深度融合”仍然相去甚远,市Chǎng对于真正De“元宇宙”游戏落DìTóng样缺乏时间线的预Qī。

  自2015年收购西班牙人俱乐部Hòu,星辉娱乐的经营便与之深度捆绑,可Wèi一荣俱荣,Yī损俱损。

  雪上加霜的是,在星辉娱乐的体育业务遭遇疫情“黑天鹅”之时,其游戏业务也在经LìZhèng策寒潮。

  “元宇宙”的火爆,给游戏行业添了一把火,星辉娱乐Tóng样不愿意Cuò过业绩的助燃剂。

  2020年,星辉娱乐的体育业务实Xiàn营Yè收Rù6.98亿元,Tóng比减少42.42%,实Xiàn归属上市股东的净利润1449.80万元,同比下降93.54%。

  这种情况Xià,元宇宙Dàng前更多存在于市Chǎng对未来的憧憬与遐想之中。那么,星辉娱乐又将如何通过“元宇宙”来实现业绩的扭转?

  在7月17日的答Tóu资者回复中,星辉娱乐对外表示,公司入围了《2022胡润Zhōng国元宇宙潜力企业Bàng》Zhōng“WèiLái之星企业”,未来将进一步了解相关行业动态、行业知识等,进一Bù探寻相关技术与游XìDe有机结合,努力为玩家提供深度DeYóu戏产品体验。

  坏情况是,流量球星武磊当下苦坐冷板凳,而随着中国队无缘世界杯,Guó人对于武磊的期待YěZài淡Qù,公司或难以继续依仗武磊的表现来助力业绩。

  “武磊概念股”黯然失色 体育业绩难现昔日辉煌

  游戏业务苦苦Zhèng扎 “元宇宙”游戏落地遥遥无期

  (原标题:“武磊概念股”星辉娱乐Xiàn业绩低潮,蹭“元宇宙”Yù逆天改命?)

  2022年以来,公司体育业务面临的环境有所改Biàn。好消息是,据知名足球网站“goal”的最新统计分Xī,西班牙Rén当前会计年度的损失为900万欧元,Rú若能够在JīnXià出售西乙金靴德托马斯,将有机会实现收支平衡。

  当下,Yì情Duì于欧洲体育赛事的影响已经逐步减小,但是从西甲的收视情况和武磊所携带的“流量”来看,公司Tǐ育业务想要重回占据营收“半壁江山”的巅峰时刻,恐怕并不容易。

  Piě开国Mín情绪加持下De股价表现,单看西BānYá人俱乐部也确实为星辉娱乐的营收作出Liǎo贡献——2019年,Xī班牙人足球俱乐部以2814万欧元出售球员博尔哈,直接贡献公Sī税后Jìng利润约人民币1.17亿元。

  此外,随着英超的再度崛起,西甲DeZhuàn播权收入也遭受冲击,星辉娱乐的体育业务收入也将遭受影响。据德国媒体sport.de的统计,英超在欧洲各国联赛的电视转播收入排行中一骑绝尘,Dá到20亿欧元,ér西甲仅为11.52Yì欧元。

  除此之外,星辉娱乐还Kè以Xiǎng受西甲不Fěi的转Bō权收入。根据欧足盟的规定,西甲联赛电视转播Quán整体收入的50%平均分给各家球队,Lìng外50%则根据转播次数、排名、Piào房和会员指标分配。

  2021年,防沉迷新规落地、重点游戏企业被Yuē谈、游戏版号暂停核发,一连Chuàn的政策Cuò施下游戏行YèJìn入寒冬,星辉娱Yuè的Yóu戏业务也出现了困顿局面。

  Zǎo在星Huī娱乐借“武磊Gài念”ér闻名Zhī前,游戏业务其实是公司重Yào的业务支柱。

  根据中Guó音数协游戏工委、中国游戏产业研Jiū院发布的《2021年中国Yóu戏产业Bào告》,2021年中Guó自主研发游戏海外Shì场实际销售收入Tóng比增长16.59%。星辉娱乐游XìChǎn品的海外表现已然大幅超过了行业的平均水平。

  星辉娱乐旗Xià拥Yǒu《三国群英传》《盛唐幻Yè》《鹿鼎记》《冒险Dǎo》等20多款IP授权,Bìng以此开发出了古风策略类及二次元类LiǎngGè产品群。

  据西Bān牙媒体的Bào道,Wǔ磊登Lù西甲De首场Bǐ赛,在全球范Wéi内有4000万人观看了比赛。而在武磊加盟的当天,星辉Yú乐股价上涨8.3%,此后Xīng辉娱乐De股价表现更与“武磊的表现”密切联系。